您的位置 首页 综合

被按下“暂停键”后,住着亚洲最大的万名女学生宿舍“亚洲一号公主楼”

被按下“暂停键”后,住着亚洲最大的万名女学生宿舍“亚洲一号公主楼”

#“亚洲一号公主楼”被按暂停键后#夜已深,一束光线从女生宿舍楼里射出来,照在最后一个“大白”身上,让他像一出舞台剧的主角一样引人注目。与此同时,不同楼层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。感受到不远处传来的能量,“被光追”的志愿者老师转过身,朝宿舍方向挥了挥手:“谢谢,请再坚持一会儿……”

11月15日,对外经济贸易大学(简称国贸大学)核酸采样样本中,一管出现“十混一”的异常结果;社会核酸样本中发现“五混一”1管异常,其中1管是本校学生。经复检,每组各有一名学生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。

当晚,这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0号的“211工程”重点建设高校,三年来首次遭遇疫情袭击。拥有约一万名女学生的亚洲最大单体宿舍楼宏远楼,立刻开始了“宅在室内”的慢生活。

01“亚洲第一公主楼”

开启不一样的宿舍生活

“宏远楼只能进不能出。”11月15日晚8时许,贸易学院学生微信群里流传着这样一条消息。看到新闻的时候,国贸大三的于驰正在宁远楼上上晚自习。之后,她迅速在外卖单里放了5桶红烧牛肉面、5桶老坛酸菜牛肉面、2份海底自热饭、一个自热锅和一些小凤爪,并让朋友帮忙买了7瓶矿泉水。

据国贸官方消息,得知两名学生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后,学校于15日晚8时30分迅速召开疫情防控会议,立即启动应急预案,有序开展风险管控、学校流量调整、环境消毒、后勤保障等各项工作,全力保障全体师生健康。

此时的国贸大操场空无一人,餐车关门,外卖柜里的物品全部售罄。吴玛特和他的好邻居排起了长队,许多夫妇在学校的南门拥抱告别。

15号晚上,我从空荡荡的操场望着宏远楼。

于驰在宁远楼一直呆到晚上10点多,该回宿舍了。她知道自己无法在短时间内走出大楼。这栋楼里大约有一万名女学生。公开资料显示,国贸大学袁弘楼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宿舍楼,总面积9万多平方米,共12层,其中地上10层,地下2层。每层有220个房间,可容纳约10000名本科生和研究生。学校各个年级的女生都住在这里,所以这栋宿舍楼也被称为“亚洲第一公主楼”。

“刚搬进来的时候,我真的迷路了。”大三学生陈悦说。

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呈人字形的袁弘大厦是名副其实的“网络名人”宿舍楼。楼内设施一应俱全,弱电、电话、网络、供暖、洗浴、饮用水、再生水等系统一应俱全。每层都有一个公共浴室,一个吹风机,一个开水房,两个洗衣房,两个活动室,几个洗手间。这个宿舍的设计还获得了北京市建筑结构长城杯奖。

宏远大厦结构图

与于迟不同的是,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,陈悦和他的室友们冲向淋浴间,洗了个澡。“现在,这是我这些天做的最正确的决定。”她闭上眼睛,感受着水流,想着睁开眼睛。这三年关于口罩的记忆变成了一场梦。期待着回到宿舍,她的室友惊讶地说:“你怎么洗得这么快?你一会儿不是要去跳绳吗?”

洗完澡,陈悦回到宿舍,打开微信群,看了几百条讨论疫情的消息,翻了翻朋友圈,几十条消息全是大同小异。窗外,物美大门口排起了长队,红蓝闪灯的保安车在人群中闪着光。

她一进门就问室友:“真的吗?”室友回答:“是真的。辅导员已经发通知了。”

“尽管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和预防措施,我们仍然在这里.”贸易大学的一位老师说。

02快乐“喂养”

一日三餐,水果零食都有。

凌晨,大白在食堂忙碌着。

被控制后,一万人的粮食问题是怎么解决的?你的同学吃得怎么样?

16日早上6点多,宏远楼很多女生还在睡觉。“大白”把早餐送到了房间门口,这也得益于外经贸大学的精心组织。凌晨两点半开始,学校已经停止用餐的食堂灯火通明,后勤保障小组积极调运物资,老师和志愿者分餐。

凌晨,他们变身“大白送货员”,把饭菜送到各个宿舍门口。于驰清楚地记得,16号早上的早餐有一袋脆皮饼干,一根鸡肉香肠,一个卤蛋,一瓶八宝粥,一盒牛奶。两顿主餐是盒饭,午饭吃鸡腿,晚饭吃大虾,饭后吃不同的水果。

红楼的学生们吃了早餐。

“材料很完整,比我想象的还要完整。当我看到他们时,我感到非常惊讶。”于驰说,虽然饭菜很丰盛,但那天早上她想吃热食,所以临时准备的方便面就派上了用场。“一切都很完整,除了第一顿饭不太好吃。”在陈悦的印象中,16日的饭菜不合他的口味,其他一些学生也反映了饭菜的一些问题。为此国贸大听取了同学们的建议,不仅优化了口味。从18日开始,一些专门购买的餐盒明显贴上了清真标志,也有素食餐盒可供选择。

16日晚8点,国贸大学的志愿者老师已经40个小时没睡了。晚上,他和大家一起吃了一天的第一顿饭。从晚上到白天,他们完成了卸载早餐+纯净水+午餐+晚餐+水果+分发纯净水+卸载早餐……一个接一个。

此时,教师志愿者刘成正在和孩子视频,聊着自己在宏远楼的日常工作,提起一日三餐的分配。宝宝好奇地问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用送餐机器人呢?”刘成回答说,每层200多间宿舍住着近千名学生。要实现快速准确的喂食,志愿者老师就是耐力最强的“送餐机器人”。

“大白”在宏远楼送餐。

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国贸大学宏远楼的“大白”都是该校的教职工。专任教师分饭、分水果、分发防疫物资和生活用品、协助核酸检测等各种体力活干完之后,还要利用下午和晚上9点以后仅有的两个小时备课,党政管理员还要加班加点完成自己的工作。

管控期间,国贸大学所有课程转为网络教学。我记得在陈悦的16号早上,他们应该去上体育课。不会线下教学的体育老师自己研究了一个游戏——“穿越疫区”,充分调动了学生的参与感。

老师很牛逼,学生也没闲着。

远楼女生自发在宿舍门口贴出温馨的话:“无清真五人,大白辛苦了!注意保护!”“老师辛苦了”“大白需要好好休息”……有的宿舍甚至把自己的送货车借给大白,想尽办法减轻志愿者和防疫人员的工作压力。

红楼各宿舍门口贴的暖心话

现在宏远楼还在管的女生说的最多的就是:“今天吃什么?”有了各种综艺节目等“电子榨菜”,“品尝”日常饭菜成了疫情下国贸大学生的乐趣之一。

03“慢下来”的日子

为大白“追光”拍一张室友的照片

亚洲最大的单体宿舍楼,控制一万人。陈悦有一种安全感,偶尔会感到有点焦虑。“安全感是因为人多,焦虑也是因为人多,怕又一个男的被抢走。一个人的时候,我会忍不住在社交媒体上刷各种关于正面的新消息。”

但她总能找到缓解焦虑的方法。热爱摄影的陈悦在朋友眼中是一位摄影大师。在宿舍被控制后,她将镜头对准舍友,给她们每人拍了一张照片。陈悦说她住的楼层在3楼,她需要借用7楼朋友的补光灯。因为学校规定,她不得不让补光灯独自“坐”在电梯里。“电影上映后,室友们都很满意,我也很开心,于是我发现了她们不一样的美。”

红楼被控制后,原本由学生搭建的“二手货群”因为快递、外卖进不去,变成了“以货换货群”。有一天,陈悦突然想喝可乐,于是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:“宏远要一瓶可乐。”一个妹子马上回答:“有一罐百事可乐。”“都这个时候了,我这个可口可乐党还是妥协了。我加了她,问多少钱。她说没钱,我就拿了个小圆面包。”

穿着睡衣、拖鞋和口罩的陈悦用这种原始的“物物交换”方式交换了一瓶可乐。“当我拿到这瓶可乐的时候,我的心又平静了,我知道我的想法在那里。我把这罐可乐放在空调外挂机上,开始看书。”

红楼被控制后,一名学生在宿舍上了一堂网络课。

现在,麻辣方便面、辣条、魔芋等食品成了红原楼女生们最火的东西。“每个人的零食都不多。”夜幕降临,宏远楼天井从下往上看,灯火如繁星…

11月18日下午6点半,清点完货物的“大白”在同学们的欢呼声中准备离开。学生不整齐地喊“加油”“谢谢”“生日快乐”。这时,一束光线从宿舍楼里射出来,照在最后一个“大白”身上,让他像一出舞台剧的主角一样引人注目,不同楼层传来热烈的欢呼声。

一束光从宿舍楼里出来,照在大白身上。

“当时觉得老师很努力。正好她在清点材料,我就想用手电筒照张相。”国贸大二学生李彩桦是大白“追光”的操作者,她没想到舞台剧的效果。

被追上后,老师们朝宿舍方向挥了挥手:“谢谢,请坚持住……”

“所有不辞辛劳、为学生奔波的防疫人员的身影,此刻都集中在这一束小小的追光里。光什么时候消散都无所谓。我们相信这种不可见光会紧紧跟随他们,直到未来。”对于此事,一位贸易学院的学生在社会公众号上说。

在任务繁重的“大白”短暂休息期间。

05最大的担忧

“我好想洗澡,我好羡慕我的毛巾”

“我是那种需要自己空间的人。我每天都需要独处,不习惯一直和别人靠得很近。”大一女生张欣怡说。自从被控制后,让张欣怡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清洁工阿姨。“那天我见到她时,她非常疲惫地坐在一堆纸板上,摘下口罩,打视频电话。”

张欣怡回忆说,当时阿姨应该是在和学校的保洁工作负责人谈话。她用非常艰难的语气说,她很累,很久没有休息了。因为发布,我听到对方用很艰难的语气回应:“我知道,我知道,现在人手不够,请坚持住。”

张欣怡说,当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心情有些复杂。“不知道后来阿姨的压力有没有减轻。”这个控件中什么比较麻烦?很多红楼的同学异口同声地告诉北青报记者——洗澡的问题。

学校发出的通知

“我们在一楼有一个淋浴室,但是没有开放。虽然多次反映,但学校给出的答复是,澡堂不符合防疫标准。每个人都很想洗澡。”陈悦说。在此之前,于驰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发言:“5天不能洗澡,开始羡慕我的毛巾。流水可以洗,我不行。”

陈悦说,他很感激学校老师在这期间的努力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洗澡的问题真的越来越紧迫了。这两天,学生心中最难的事解决了。11月24日,宏远楼的女生接到老师通知:“可以洗澡了。”

这一天全校停课,课程推迟到周六。学校制定了批量洗澡计划,宿舍按照网格单元号依次洗澡,时间限制15分钟。1点10分,志愿者老师敲了于驰宿舍的门,通知他们收拾东西,准备排队洗澡。为了节省洗头换衣服的时间,把头发梳好,用浴巾把身体裹起来。1点15分,在澡堂外排队,量体温,报宿舍号和姓名,签到,进澡堂。

“热水冲在身上,我好开心。”于驰说,她第二次洗头的时候,外面一个老师提醒她,“时间差不多了。”她冲了出去,签了回去,“洗去了积攒多日的污垢,感觉人一下子就开心了。”于驰说。现在宏远楼的很多女生都不再设置闹钟了,因为早上雷霆万钧的核酸检测会“物理”地把她们叫醒,吃饭也变得更加规律,因为每顿饭都会在饭前准时送到宿舍门口…

常规核酸检测

在国贸大学的官方采访中,侯表示感受到了国贸大学的人文关怀,希望多一些理解,少一些抱怨。“我很喜欢《追风筝的人》里的一句话:‘我看着清晨灰蒙蒙的天空,感激空气,感激光明,感激活着。’”

15日晚上从空荡荡的操场看向虹远楼

于迟在宁远楼呆到了晚上10点,是不得不回宿舍的时候了。她知道,进了楼短期内是出不来了。而这座大楼里还有约10000名女同学。公开资料显示,贸大虹远楼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宿舍楼,总面积为9万余平方米,共有12层,其中地上10层,地下2层,每层220个房间,可容纳本科生和研究生约10000人,全校各年级的女生均在此居住,因此这栋宿舍楼也被称为“亚洲一号公主楼”。

“刚住进来时,真的会迷路。” 大三学生陈悦说。

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回字形的虹远楼是座名副其实的“网红”宿舍楼,楼内设施一应俱全,包括弱电、电话、网络、供暖、洗浴、饮水、中水等系统,每层楼都有一个公共浴室、一个吹风间、一个开水房、两个洗衣间、两个活动室,以及若干盥洗室。该宿舍楼的设计还曾获北京市建筑结构长城杯奖。

虹远楼结构图

和于迟不同,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,陈悦和舍友们火速跑去淋浴间洗了个澡,“现在看,这是我这几天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。”她闭上眼睛感受水流,内心想着一睁眼,这三年关于口罩的记忆都成了一场梦,期待着回到寝室后舍友惊讶地说:“你咋洗这么快,等会儿不是还要去跳绳嘛?”

洗完澡后,陈悦回到寝室,打开微信群,看着几百条的消息都在讨论疫情,又翻了翻朋友圈,数几十条消息也都是类似的内容。窗外,物美超市门口又排起了长队,带着红蓝闪灯的安保车在人群中一闪一闪。

她一进门就问舍友:“真的吗?”舍友回答:“是真的,辅导员都发通知了。”

“尽管我们百般努力、千般防范,但,还是来了。”贸大一位老师表示。

02 幸福的“投喂”

一日三餐、水果零食齐备

凌晨,“大白”在食堂内忙碌

被管控后,10000人的餐食问题是如何解决的?同学们吃得怎么样?

16日早上6点多,虹远楼许多女生还在睡梦中,“大白”就把早餐送到了房间门口,而这也得益于贸大校方的精心组织。凌晨2点半开始,学校已经停止堂食的食堂内灯火通明,后勤保障队伍积极调度物资,教师志愿者分装着餐食。

清晨,他们化身“大白外卖员”,将餐食送到了每个宿舍门口。于迟清楚地记得,16日早上的早餐有一袋香酥饼干、一根鸡肉肠、一个卤蛋、一瓶八宝粥和一盒牛奶。两顿正餐是盒饭,午餐有鸡腿、晚餐有大虾,餐后还有不同的水果。

虹远楼的学生们拿到的早餐

“物资很齐全,比我想象的还要全,我看到后挺惊讶的。” 于迟说,虽然食物很丰富,但她那天早上很想吃热食,于是临时准备的泡面就派上了用场。“东西很全的,就是刚开始的餐食不太好吃。”在陈悦印象里,16日的餐食并不合自己的口味,也有其他同学反映餐食的一些问题,对此贸大听取学生们的建议,不仅在口味上做出优化,18日开始,部分特别采购的盒饭还明确贴上清真标志,另外还有素食餐盒可供选择。

16日晚8点,贸大教师志愿者回成月已经40个小时没合眼了,夜幕下,他和大家一起吃到了当天的第一顿饭。从夜里到白天,他们完成了卸早餐+纯净水+午餐+晚餐+水果+配送纯净水+卸早餐……一个个轮回。

此时,教师志愿者刘城在跟自己的孩子视频,聊着每天在虹远楼里的工作,提到发放一日三餐,娃好奇地问:“妈妈,你们怎么不用送餐机器人?”刘城回答,每层楼200多间宿舍住了近千名学生,要实现快速准确地“投喂”,志愿者老师们才是续航能力最强的“送餐机器人”。

“大白”在虹远楼内派送餐食

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贸大在虹远楼的“大白”们都是学校的教职工,专职老师们干完分餐、分水果、发放防疫物资和生活用品、协助核酸检测等各种体力活儿之后,还要利用下午仅有的俩小时和晚上9点后的时间进行备课,党政管理人员则要加班完成本职工作。

管控期间,贸大的所有课程都转为了线上教学。陈悦记得16日的上午,她们该上体育课。无法线下教学的体育老师自己研究了一个游戏——“穿越疫区”,充分调动了学生们的参与感。

老师们给力,同学们也没闲着。

虹远楼的女生们自发在宿舍门口贴出暖心的话语:“无清真,共五人,大白们辛苦啦!注意防护!”“老师们辛苦了”“大白也要好好休息呀”……有些宿舍还将自己取快递的小推车借给“大白”使用,尽自己所能去减轻志愿者及防疫人员们的工作压力。

虹远楼各宿舍门口贴出的暖心话语

如今,仍被管控在虹远楼的女生们聊得最多的是:“今天吃什么?”搭配着各类综艺等“电子榨菜”,“品鉴”每日餐食成了疫情下贸大学子的乐趣之一。

03 “慢”下来的日子

给舍友拍写真 为大白“追光”

10000人被管控在亚洲最大的单体宿舍楼里,陈悦既有安全感,又会偶尔感到一丝焦虑,“安全感是因为人多,焦虑也是因为人多,怕再有阳的被拉走。一个人时,我常会忍不住地刷社交媒体上有关阳性的各种新消息。”

不过她总能想办法缓解自己的焦虑。陈悦爱好摄影,是朋友们眼里的摄影达人,被管控在宿舍后,她把镜头对准了舍友,为她们每人拍摄了一套写真。陈悦说,自己所住的楼层在3层,需要借住7层朋友的补光灯,因为学校规定不能串楼层,她只好让补光灯独自“坐”了次电梯,“出片后,舍友们都很满意,我也很开心,也因此发现了她们不一样的美。”

虹远楼被管控后,由于快递和外卖无法进入,原本同学们建的“二手物品群”摇身一变,成了“以物换物群”。有天,陈悦突然想喝可乐了,就在群里发了一条:“虹远求一瓶可乐。”有个姐妹马上回复:“有一罐百事。”“都这种时候了,我这个可口可乐党还是妥协吧。加了她,问多少钱,她说不用钱,我就带了个小面包去了。”

陈悦穿着睡衣拖鞋,戴着口罩,通过这种原始的“以物易物”的方式换来了一瓶可乐。“当我拿到这瓶可乐时,我的心再次回归平静,我知道,我的念想有了。我把这罐可乐放在空调外挂机上冰着,就开始看书了。”

虹远楼管控后,一名学生在宿舍上网课

现在,辣味泡面、辣条、魔芋之类的食品成了虹远楼女生们“以物换物”最紧俏的东西,“大家的零食都不多了。”夜幕降临,虹远楼天井从下向上望去,灯光如繁星点点……

11月18日晚上6点半,清点完货物的“大白”正在同学们的欢呼声中准备退场。同学们并不整齐地喊着“加油”“谢谢”“生日快乐”。此时,一束光从宿舍楼打了出来,照在最后一名“大白”的身上,令他犹如舞台剧的主角般引人注目,不同楼层还发出热烈的欢呼声。

一束光从宿舍楼打出来,照在“大白”身上

“当时就觉得老师很辛苦,正好她在清点物资,我就想用手电筒照一下。”贸大大二学生李雨是为大白“追光”的操作者,她也没有想到会产生舞台剧的效果。

“被追光”后,老师们向宿舍的方向挥手致意:“谢谢你们,请再坚持一下……”

“所有不辞辛劳、为学生们奔波着的防疫人员的身影,此刻全浓缩在这小小的一束追光中。灯光何时消散无足轻重,我们相信这无形的光会紧紧追随着他们,直至未来的未来。”对于此事,一名贸大学生在社团公号中表示。

任务繁重的“大白”短暂休息中

05 最大的烦恼

“好想洗澡,我都羡慕我的毛巾了”

“我算是一个比较需要自己空间的人,每天需要独处,不太习惯总是和别人无时无刻处于一个近距离。” 刚上大一的女生张欣怡说。被管控以来,让张欣怡印象深刻的是一名清洁工阿姨,“那天我看到她时,她很疲倦地坐在一堆纸板上,摘下口罩,正在打视频电话。”

张欣怡回忆,当时阿姨应该是在和学校管理清洁工作的负责人通话,她用一种很为难的语气说着自己很累很累,已经很久没休息了。因为是外放,我听见对方也用一种很为难的语气回应:“我知道,我知道,现在人不够,你再坚持一下。”

张欣怡说,当时自己也不知道能做什么,心情有些复杂,“后来阿姨的压力有没有得到缓解,我也不得而知了。”这次管控中比较烦恼的是什么?虹远楼多名同学不约而同地告诉北青报记者——洗澡问题。

学校发布的通知

“我们一层有一个淋浴间,但是并不开放,虽然反映过多次,但学校给出的回复是,澡堂并不符合防疫标准,大家好想洗次澡。” 陈悦说。在这之前,于迟在自己的微信公号里吐槽:“5天不能洗澡,我开始羡慕自己的毛巾,它可以被流水洗净,而我不能。”

陈悦表示,自己很感恩这段时间学校老师们的付出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洗澡问题确实越来越刚需了。而就在这两天,同学们心中最犯难的这件事也得到了解决。11月24日,在虹远楼内的女生们接到老师的通知:“可以洗澡了。”

这天全校停课,课程顺延至周六。学校制订了分批洗澡计划,宿舍按所在网格单元号依次洗澡,限时15分钟。11:10,志愿者老师敲响了于迟宿舍的门,通知她们收拾好东西,准备排队去洗澡。为了节省洗头和换衣服的时间,于迟先把头发梳顺,用浴巾裹好身体。11:15于迟在澡堂外排队,测体温,报宿舍号和姓名签到,进澡堂。

“热水冲在身上的时候,好幸福。”于迟说,在她洗第二遍头的时候外面就有老师提醒:“快到时间了。”她匆匆冲完,出来,签退,“洗掉了积攒多天的污垢,感觉人一下子就开心。”于迟说。如今,虹远楼的许多女生不再定闹铃,因为早上雷打不动的核酸检测会“物理”叫醒她们,吃饭也变得更加规律了,因为每天饭点之前,餐食都会被准点送达宿舍门口……

每日例行的核酸检测

在贸大的官微中,侯同学表示,自己感受到了贸大的人文关怀,其希望多一点理解少一些抱怨,“我很喜欢《追风筝的人》中的一句话:'我望着清晨灰蒙蒙的天空,为空气感恩,为光芒感恩,为仍活着感恩。'”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